北京七月最燃的展览,讲述艺术的故事

综艺节目 浏览(1421)
其乐老虎机官网
?

  

  【三展同开,唤醒艺术的细胞】

  七月的北京,好展不断,

  无论是传承古典之美,还是创新现代之光。

  都给我们的视觉和精神,

  带来一场美学的饕餮盛宴。

  在嘉德艺术中心同时启幕的三个重要展览,

  满足了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审美需求,

  观众可以驻足在这里,

  品鉴、凝视、赞叹、静思、追忆,放空

  ……

  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

  2000年前的犍陀罗佛像文化,将古希腊罗马文化与古印度文化天衣无缝地融会在一起……,《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在嘉德艺术中心开展。展览在具有历史底蕴的王府井大街,为观众带来罕见的佛像艺术和文化,并提供质朴、祥和、沉静的文化体验。

  

  

  

  

  

  本次展览由佛教文化研究专家于晓非作为联合策展人,精选了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等机构珍藏的99件艺术珍品。这些展品反映了犍陀罗佛像艺术的不同形式和题材,能让观众直观了解犍陀罗佛像艺术及其文化价值。

  

  

  

  犍陀罗位于现在的巴基斯坦西北部和阿富汗东部地带,自公元前五至四世纪起,这里就由波斯帝国统治。此后,到公元前二世纪,先后有希腊、大夏、释迦、安息、贵霜等民族角逐其间。犍陀罗继承印度文化、佛教文化的传统,又曾经是希腊的殖民地,因而犍陀罗佛像具备了印度与希腊两种文化相互交融的独特气质。在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印度河中游,贵霜帝国时期(一世纪中叶至五世纪中叶)创造出跨文化的犍陀罗佛教文化,古希腊-罗马文化、古印度文化天衣无缝地融汇在一起,又从这里传播至东亚,佛教文化从此成为异彩纷呈的世界性文化。

  

  

  

  犍陀罗风格佛造像沿着古代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公元三世纪传至西域,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地区,凿有龟兹石窟群;之后又传至敦煌,再沿黄河流域东传。公元四世纪,犍陀罗艺术后期的佛造像文化传至青齐地区,产生了精美的青州样式佛造像。后因避战乱而迁徙南下的青齐士民,将佛造像之风气带入金陵地区,即现在的南京。

  

  

  

  犍陀罗佛像艺术以佛教题材为主,采用古希腊的表现手法,而且打破了“不以形像来表现佛陀”的印度传统惯例,佛像以希腊太阳神为基准,样貌上具有波状的发纹、高额、尖鼻、薄唇、衣褶厚重等典型的西方人特质。因此,观众不仅能看到佛教史上第一次用真人形象表现的佛陀样貌,而且还会惊奇地发现:为什么东方的佛像,却长了一张欧洲人的面孔?

  

  

  

  犍陀罗文化元素沿陆路东传,促成灿烂的西域和汉地佛教文化。侧重于形体结构表现的人物造型,以及表述系统化佛教义理的图像,随后在东亚流行开来。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近距离品味犍陀罗造像,既能够感受2000年前文化交流的意义,又能观赏独特的佛造像,这其中还包括吸收了犍陀罗文化元素的南北朝文化,具有富有的内涵和穿越时空的魅力。

  

  

  

  

  此次展览由嘉德艺术中心、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主办,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净名精舍支持,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南京美美艺术馆、浙江赛丽美术馆协办。

  

  

  

  展览名称:“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

  展览时间:

  

  

  

  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

  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于在嘉德艺术中心面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也是故宫器座类馆藏藏品首次整体出宫展览。基于故宫博物院的丰富馆藏和长期以来的学术研究,此次展览以清宫众多陈设物品中的器座为对象,展出极具代表性的132件藏品,涵盖宫廷器座的各个类别,呈现了其多元化的样式设计和用法。观众可以全面地了解古代工匠巧夺天工的技艺,近距离领略宫廷艺术之美,感受古人妙师造化,格物尽理的妙趣。

  

  

  在中国传统工艺史上,器座是与陈设器物既有联系又彼此分离的常用器之一,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和研究价值。清宫的器座文化导源于文人士大夫阶层兴起之后对于书房空间及其陈设品味的建构,既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清代宫廷工艺的审美趣味与工艺水平,也是宫中陈设理念的一种反映。故宫博物院藏器座数量庞大、材质精良、装饰考究、设计精巧、工艺细腻,部分带有款识、等次、题铭等信息,体现了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和历史价值。在学术层面,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结合馆藏实物和史料档案,围绕器座,探讨清代宫廷器座的设计与制作,和器座与器物、陈设环境之间的联系,以及这种联系如何对器座设计产生影响,并揭示其背后的文化内涵,从而帮助观众通过展览更加深刻地理解清宫器座文化。

  

  

  

  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呈现的藏品按照其丰富材质类型,分为金属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质器座六大主要品类。“金属器座”囊括宗教、文房、饮食、陈设诸类器物的附件,主要材质为金、银、铜、铅。其制作及装饰结合铸造、锤揲以及珐琅、点翠、珠石宝玉镶嵌、錾刻、鎏金等技法,总体表现出形制规整、纹饰繁丽的特点。“牙座”是我国明清牙雕中比较典型的一类制品,承托工艺精雅之物。本次展出牙座分素牙座与染牙座两类,其镂雕、浮雕、圆雕、浅刻等技法均极为精湛。“玉座”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为多,多采用圆雕、浮雕和镂雕等技法装饰,不论仿古、时作均格外精美。“漆座”品类丰富,有红漆、黑漆、黄漆、金漆诸类,并集雕漆、填漆、描金、彩绘、螺钿、百宝嵌等多种髹饰技法。 简练的圆形、方形和多边形居多,灵活采用镶嵌、髹漆或鎏金等修饰手法。

  

  

  

  

  

  

  

  

  

  

  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都在各自不同的领域和角度承担着文化发展的使命。故宫博物院一直在对“器座”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此次的部分展品原已残破,经“故宫文物医院”修复师的努力而得以重现光彩,从中可以看到传统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和发展。而嘉德艺术中心作为文化产业领域的新锐力量,也希望借助展览现代设计语言与展示方式,提升各类观众观看展览的体验度。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是两个机构致力推动文化事业的发展,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让文物活起来的一次重要合作,双方希望通过展览引发观者对于中国传统工艺、审美等各方面更为深入而细致的思考。同时,此次展览也是北京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故宫以东--嘉德艺术季”的重要组成部分。

  

  故宫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馆员刘岳老师为现场媒体和嘉宾进行导览

  

  观众参观《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

  【展览信息】

  主办方:故宫博物院、嘉德艺术中心

  承办方:嘉德艺术中心

  贵宾及媒体预览:(仅限开幕邀请函)

  展览日期:— 10月6日(周一闭馆)

  展览时间:10:00-18:00

  

  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

  时隔40年,“铁臂阿童木”真的又来中国,来北京了!

  40年前作为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已是几代人的共同记忆。7月6日至8月28日在嘉德艺术中心展出的《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不仅带来关于阿童木的童年记忆,“AI”主题更充满跨越时空的经典科幻色彩。

  

  

  

  

  

  作者手稿再现创作历程

  此次展览是“故宫以东—嘉德艺术季”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展品独具匠心。其中,最大的亮点是手塚治虫原画30幅、手塚治虫复制画100幅。这些作品再现了手塚治虫先生当年的创作思路,让观众感受到铁臂阿童木如何从手塚治虫先生脑海里的想法,一步步变成跃然纸上的卡通形象。

  据了解,2018年5月 ,手塚治虫的《铁臂阿童木》漫画原稿曾在法国巴黎成功拍出26万9400欧元,相当于204万人民币左右,手稿的价值可见一斑。同时展出的还有赛璐珞原片52幅、大型阿童木雕塑1件、阿童木心路复原墙1件、阿童木装置艺术1件。3.5米高的巨型阿童木3D人偶,将是唤醒许多人童年记忆的钥匙,瞬间可以让观众感受“阿童木,十万马力!”这句经典口号的澎湃激情。

  

  

  

  跨越67年共振AI,与阿童木共心

  手塚治虫创作《铁臂阿童木》的时候是在1951年,1963年1月1日播出的《铁臂阿童木》是日本首个30分钟动画系列。此次展览名为《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用时下最热门的AI(人工智能)概念,让观众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事实上,展览本身也充满科幻风。

  “希望从二次元之门触碰AI的无限可能。”策展人表示说,“触碰AI,与阿童木共心。”

  

  

  

  在这里,跟随大师的轨迹可以穿越二次元世界,触碰AI未来。在看“日本漫画之神”手塚治虫二次元世界里的AI幻想的同时,可以借助现代的裸眼3D科技,看“漫画”如何突破五彩斑斓的黑和流光溢彩的白,看“赛璐珞”如何动态的构建二次元的世界,“体验二次元与黑科技的碰撞”。

  触碰“日本漫画之神”的内心世界

  一提“阿童木”三个字,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十万马力”四个字。

  在充满英雄主义的阿童木背后,被称为“日本漫画之神”的手塚治虫,作者有着什么样的初衷,展览上也会给出答案。

  展览展示了手塚治虫戴着贝雷帽的经典肖像。太多观众可能随时可以模仿阿童木的经典动作,但却是第一次见到手塚治虫的真人照片。

  贝雷帽和眼镜可以说是手塚治虫的标志。“贝雷帽我几乎每年都会丢掉一个。有时忘在酒吧,有时在进到温泉前才慌张的摘下,最后忘在浴室外面。有时还会误把帽子当作烟灰缸,搞的破破烂烂最后只好丢掉。”手塚治虫曾透露自己的秘密,“丢三落四的我却从没有丢失过眼镜。即使近视加深了也不常更换眼镜。我的视力只有0.0,即使在电影院戴着眼镜也要坐在靠前的位子。”

道路。在小学三年级到四年级的这段时间里,我拼尽全力的画漫画,想着能够让瞧不起我的人对我另眼相看。”1988年2月13日,手塚治虫在朝日赏受奖纪念演讲致辞中这样介绍自己。

  “手塚治虫”这个笔名中的 “虫”字也是从治虫的名字里借来的。据介绍,“治虫”是一种甲虫,夜行性,身体漆黑光亮,脖子较长。入秋后若是打开窗户,便会看到它们聚集到灯光处。手塚治虫觉得这样一入夜便精神抖擞的虫子,与海边游荡的漫画家(自己)十分相似。而且手塚治虫脖子也比较长,跟甲虫一样爱吃肉。“我很骄傲我为自己起了一个非常棒的笔名。”

  此次展览由嘉德艺术中心、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主办,瑞美股份独家承办。

  

  

  链接:

  1、《铁臂阿童木》

  《铁臂阿童木》是日本漫画家手塚治虫创作的科幻漫画作品,最初创作于1951年,之后多次被改编为动画。其中1963年第一版电视动画,是日本第一部电视连续动画,也是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国外动画。

  故事写的是一个机器人泛滥的时代,地球上的环境急剧恶化,科学家竟用高科技创造了一个称作大都会的天空之城,那里居住的都是整个国家最优秀的人类。

  被称为机器人之父的天马博士,有一个高智商的儿子名叫托比,但不幸的是,在一次总督主持的红色核能试验中,托比被牵连进来成了牺牲品,天马悲痛欲绝,用托比头发的DNA创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起名“阿童木”,在植入托比记忆的同时,又以蓝色核能为动力给他增添了上天入地、无坚不摧的本领。

  虽然“阿童木”深爱着父亲,但父亲却越发不能接受用阿童木来代替托比的位置,终于在一次冲动后,抛弃了他。阿童木伤心的离开了大都会,在地面漫无目的的寻求归宿……在最后一场惊世大战中,各方人物风云际会,在孤独的历险中逐渐成长的阿童木,将肩负起牵系全人类生死存亡的重任……

  2、展览信息

  展期:

  

  【三展同开,唤醒艺术的细胞】

  七月的北京,好展不断,

  无论是传承古典之美,还是创新现代之光。

  都给我们的视觉和精神,

  带来一场美学的饕餮盛宴。

  在嘉德艺术中心同时启幕的三个重要展览,

  满足了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审美需求,

  观众可以驻足在这里,

  品鉴、凝视、赞叹、静思、追忆,放空

  ……

  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

  2000年前的犍陀罗佛像文化,将古希腊罗马文化与古印度文化天衣无缝地融会在一起……,《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在嘉德艺术中心开展。展览在具有历史底蕴的王府井大街,为观众带来罕见的佛像艺术和文化,并提供质朴、祥和、沉静的文化体验。

  

  

  

  

  

  本次展览由佛教文化研究专家于晓非作为联合策展人,精选了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等机构珍藏的99件艺术珍品。这些展品反映了犍陀罗佛像艺术的不同形式和题材,能让观众直观了解犍陀罗佛像艺术及其文化价值。

  

  

  

  犍陀罗位于现在的巴基斯坦西北部和阿富汗东部地带,自公元前五至四世纪起,这里就由波斯帝国统治。此后,到公元前二世纪,先后有希腊、大夏、释迦、安息、贵霜等民族角逐其间。犍陀罗继承印度文化、佛教文化的传统,又曾经是希腊的殖民地,因而犍陀罗佛像具备了印度与希腊两种文化相互交融的独特气质。在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印度河中游,贵霜帝国时期(一世纪中叶至五世纪中叶)创造出跨文化的犍陀罗佛教文化,古希腊-罗马文化、古印度文化天衣无缝地融汇在一起,又从这里传播至东亚,佛教文化从此成为异彩纷呈的世界性文化。

  

  

  

  犍陀罗风格佛造像沿着古代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公元三世纪传至西域,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地区,凿有龟兹石窟群;之后又传至敦煌,再沿黄河流域东传。公元四世纪,犍陀罗艺术后期的佛造像文化传至青齐地区,产生了精美的青州样式佛造像。后因避战乱而迁徙南下的青齐士民,将佛造像之风气带入金陵地区,即现在的南京。

  

  

  

  犍陀罗佛像艺术以佛教题材为主,采用古希腊的表现手法,而且打破了“不以形像来表现佛陀”的印度传统惯例,佛像以希腊太阳神为基准,样貌上具有波状的发纹、高额、尖鼻、薄唇、衣褶厚重等典型的西方人特质。因此,观众不仅能看到佛教史上第一次用真人形象表现的佛陀样貌,而且还会惊奇地发现:为什么东方的佛像,却长了一张欧洲人的面孔?

  

  

  

  犍陀罗文化元素沿陆路东传,促成灿烂的西域和汉地佛教文化。侧重于形体结构表现的人物造型,以及表述系统化佛教义理的图像,随后在东亚流行开来。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近距离品味犍陀罗造像,既能够感受2000年前文化交流的意义,又能观赏独特的佛造像,这其中还包括吸收了犍陀罗文化元素的南北朝文化,具有富有的内涵和穿越时空的魅力。

  

  

  

  

  此次展览由嘉德艺术中心、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主办,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净名精舍支持,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南京美美艺术馆、浙江赛丽美术馆协办。

  

  

  

  展览名称:“见相非相——犍陀罗佛像艺术特展”

  展览时间:

  

  

  

  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

  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于在嘉德艺术中心面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也是故宫器座类馆藏藏品首次整体出宫展览。基于故宫博物院的丰富馆藏和长期以来的学术研究,此次展览以清宫众多陈设物品中的器座为对象,展出极具代表性的132件藏品,涵盖宫廷器座的各个类别,呈现了其多元化的样式设计和用法。观众可以全面地了解古代工匠巧夺天工的技艺,近距离领略宫廷艺术之美,感受古人妙师造化,格物尽理的妙趣。

  

  

  在中国传统工艺史上,器座是与陈设器物既有联系又彼此分离的常用器之一,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和研究价值。清宫的器座文化导源于文人士大夫阶层兴起之后对于书房空间及其陈设品味的建构,既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清代宫廷工艺的审美趣味与工艺水平,也是宫中陈设理念的一种反映。故宫博物院藏器座数量庞大、材质精良、装饰考究、设计精巧、工艺细腻,部分带有款识、等次、题铭等信息,体现了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和历史价值。在学术层面,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结合馆藏实物和史料档案,围绕器座,探讨清代宫廷器座的设计与制作,和器座与器物、陈设环境之间的联系,以及这种联系如何对器座设计产生影响,并揭示其背后的文化内涵,从而帮助观众通过展览更加深刻地理解清宫器座文化。

  

  

  

  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呈现的藏品按照其丰富材质类型,分为金属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质器座六大主要品类。“金属器座”囊括宗教、文房、饮食、陈设诸类器物的附件,主要材质为金、银、铜、铅。其制作及装饰结合铸造、锤揲以及珐琅、点翠、珠石宝玉镶嵌、錾刻、鎏金等技法,总体表现出形制规整、纹饰繁丽的特点。“牙座”是我国明清牙雕中比较典型的一类制品,承托工艺精雅之物。本次展出牙座分素牙座与染牙座两类,其镂雕、浮雕、圆雕、浅刻等技法均极为精湛。“玉座”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为多,多采用圆雕、浮雕和镂雕等技法装饰,不论仿古、时作均格外精美。“漆座”品类丰富,有红漆、黑漆、黄漆、金漆诸类,并集雕漆、填漆、描金、彩绘、螺钿、百宝嵌等多种髹饰技法。 简练的圆形、方形和多边形居多,灵活采用镶嵌、髹漆或鎏金等修饰手法。

  

  

  

  

  

  

  

  

  

  

  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都在各自不同的领域和角度承担着文化发展的使命。故宫博物院一直在对“器座”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此次的部分展品原已残破,经“故宫文物医院”修复师的努力而得以重现光彩,从中可以看到传统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和发展。而嘉德艺术中心作为文化产业领域的新锐力量,也希望借助展览现代设计语言与展示方式,提升各类观众观看展览的体验度。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是两个机构致力推动文化事业的发展,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让文物活起来的一次重要合作,双方希望通过展览引发观者对于中国传统工艺、审美等各方面更为深入而细致的思考。同时,此次展览也是北京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故宫以东--嘉德艺术季”的重要组成部分。

  

  故宫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馆员刘岳老师为现场媒体和嘉宾进行导览

  

  观众参观《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

  【展览信息】

  主办方:故宫博物院、嘉德艺术中心

  承办方:嘉德艺术中心

  贵宾及媒体预览:(仅限开幕邀请函)

  展览日期:— 10月6日(周一闭馆)

  展览时间:10:00-18:00

  

  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

  时隔40年,“铁臂阿童木”真的又来中国,来北京了!

  40年前作为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已是几代人的共同记忆。7月6日至8月28日在嘉德艺术中心展出的《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不仅带来关于阿童木的童年记忆,“AI”主题更充满跨越时空的经典科幻色彩。

  

  

  

  

  

  作者手稿再现创作历程

  此次展览是“故宫以东—嘉德艺术季”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展品独具匠心。其中,最大的亮点是手塚治虫原画30幅、手塚治虫复制画100幅。这些作品再现了手塚治虫先生当年的创作思路,让观众感受到铁臂阿童木如何从手塚治虫先生脑海里的想法,一步步变成跃然纸上的卡通形象。

  据了解,2018年5月 ,手塚治虫的《铁臂阿童木》漫画原稿曾在法国巴黎成功拍出26万9400欧元,相当于204万人民币左右,手稿的价值可见一斑。同时展出的还有赛璐珞原片52幅、大型阿童木雕塑1件、阿童木心路复原墙1件、阿童木装置艺术1件。3.5米高的巨型阿童木3D人偶,将是唤醒许多人童年记忆的钥匙,瞬间可以让观众感受“阿童木,十万马力!”这句经典口号的澎湃激情。

  

  

  

  跨越67年共振AI,与阿童木共心

  手塚治虫创作《铁臂阿童木》的时候是在1951年,1963年1月1日播出的《铁臂阿童木》是日本首个30分钟动画系列。此次展览名为《铁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用时下最热门的AI(人工智能)概念,让观众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事实上,展览本身也充满科幻风。

  “希望从二次元之门触碰AI的无限可能。”策展人表示说,“触碰AI,与阿童木共心。”

  

  

  

  在这里,跟随大师的轨迹可以穿越二次元世界,触碰AI未来。在看“日本漫画之神”手塚治虫二次元世界里的AI幻想的同时,可以借助现代的裸眼3D科技,看“漫画”如何突破五彩斑斓的黑和流光溢彩的白,看“赛璐珞”如何动态的构建二次元的世界,“体验二次元与黑科技的碰撞”。

  触碰“日本漫画之神”的内心世界

  一提“阿童木”三个字,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十万马力”四个字。

  在充满英雄主义的阿童木背后,被称为“日本漫画之神”的手塚治虫,作者有着什么样的初衷,展览上也会给出答案。

  展览展示了手塚治虫戴着贝雷帽的经典肖像。太多观众可能随时可以模仿阿童木的经典动作,但却是第一次见到手塚治虫的真人照片。

  贝雷帽和眼镜可以说是手塚治虫的标志。“贝雷帽我几乎每年都会丢掉一个。有时忘在酒吧,有时在进到温泉前才慌张的摘下,最后忘在浴室外面。有时还会误把帽子当作烟灰缸,搞的破破烂烂最后只好丢掉。”手塚治虫曾透露自己的秘密,“丢三落四的我却从没有丢失过眼镜。即使近视加深了也不常更换眼镜。我的视力只有0.0,即使在电影院戴着眼镜也要坐在靠前的位子。”

道路。在小学三年级到四年级的这段时间里,我拼尽全力的画漫画,想着能够让瞧不起我的人对我另眼相看。”1988年2月13日,手塚治虫在朝日赏受奖纪念演讲致辞中这样介绍自己。

  “手塚治虫”这个笔名中的 “虫”字也是从治虫的名字里借来的。据介绍,“治虫”是一种甲虫,夜行性,身体漆黑光亮,脖子较长。入秋后若是打开窗户,便会看到它们聚集到灯光处。手塚治虫觉得这样一入夜便精神抖擞的虫子,与海边游荡的漫画家(自己)十分相似。而且手塚治虫脖子也比较长,跟甲虫一样爱吃肉。“我很骄傲我为自己起了一个非常棒的笔名。”

  此次展览由嘉德艺术中心、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主办,瑞美股份独家承办。

  

  

  链接:

  1、《铁臂阿童木》

  《铁臂阿童木》是日本漫画家手塚治虫创作的科幻漫画作品,最初创作于1951年,之后多次被改编为动画。其中1963年第一版电视动画,是日本第一部电视连续动画,也是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国外动画。

  故事写的是一个机器人泛滥的时代,地球上的环境急剧恶化,科学家竟用高科技创造了一个称作大都会的天空之城,那里居住的都是整个国家最优秀的人类。

  被称为机器人之父的天马博士,有一个高智商的儿子名叫托比,但不幸的是,在一次总督主持的红色核能试验中,托比被牵连进来成了牺牲品,天马悲痛欲绝,用托比头发的DNA创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起名“阿童木”,在植入托比记忆的同时,又以蓝色核能为动力给他增添了上天入地、无坚不摧的本领。

  虽然“阿童木”深爱着父亲,但父亲却越发不能接受用阿童木来代替托比的位置,终于在一次冲动后,抛弃了他。阿童木伤心的离开了大都会,在地面漫无目的的寻求归宿……在最后一场惊世大战中,各方人物风云际会,在孤独的历险中逐渐成长的阿童木,将肩负起牵系全人类生死存亡的重任……

  2、展览信息

  展期: